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省榆林強制隔離戒毒所王秉立:一半警察 一半醫生

發布日期:2020-05-06 15:25
0

downLoad-20200506152320

今年“五一”勞動節當天上午7點30分,王秉立像往常一樣,在藏青色的警服外披上白大褂,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當人們已經開始享受假期的時候,王秉立卻無法休息。作為省榆林強制隔離戒毒所戒毒醫療中心的一名85后青年民警,在疫情防控期間,亦警亦醫的醫務民警,肩上承擔著比平日里更大的責任。

24小時不關的對講機

對于戒毒所的醫務民警來說,能在節假日得到休息是奢侈的,更何況是在疫情防控時期。身上特殊的職責,使得他們需要24小時都守在崗位上。勞動節的前一天,王秉立就幾乎度過了一個不眠夜。

4月30日晚21點,完成了一輪夜間巡診后,王秉立換上厚厚的防護服,走進戒毒醫療中心單獨隔離病房。為確保場所防疫安全,所有到社會醫院就診回所的戒毒人員,都要先到戒毒醫療中心隔離病區單獨留觀14天。

“今天有沒有咳嗽癥狀?有沒有感到渾身乏力?”在每間隔離病房,王秉立都要一一對戒毒人員進行詢問,親自為他們測量體溫。

22時35分,脫下防護服剛躺倒床上,床頭的對講機突然響起。

“來急診了”,他迅速從床上爬起,背起醫藥箱快速跑向管教大樓。原來是一名戒毒人員急性哮喘發作,他立即開始處置。

“醫務科收到請回答!”凌晨5點不到,對講機里再次傳來緊急呼叫聲,值班民警在對講機里稱,一名戒毒人員下腹部疼痛難止。王秉立經初步檢查后判斷,該戒毒人員是尿結石急性發作,由于場所醫療條件有限,需要緊急送往社會協作醫院就醫。

“治病救人就是與時間賽跑,有時候錯過一分鐘就可能造成大禍,因此對講機一分鐘也不敢關機。”王秉立說。

100多次的日處方量

5月1日上午8點,戒毒醫療中心的4名醫護人員準時召開了每日研判會。會后,王秉立背上醫藥箱,又開始下隊巡診。為了方便戒毒人員就診,減少一線民警的工作量,醫務民警減少了坐診時間。因為長期吸毒,戒毒人員的身體素質普遍較差,每次巡診,他都要開出去100多個處方。一次巡診完5個大隊,至少需要3個小時,每天花在巡診上的時間超過5個小時。

為了盡量避免戒毒人員因外出就診與社會接觸,造成防疫隱患,醫務民警要盡量將戒毒人員的病情消化在所內。他們在保障戒毒人員生命健康安全和場所防疫安全的天平上找到絕對平衡點。

三分醫病、七分療心

下午2點,戒毒人員李某又被民警帶到戒毒醫療中心。李某是一名“多進宮”戒毒人員,最近一段時間總是向民警打報告稱自己腹痛,經3次帶至社會醫院檢查,未診斷出明顯疾病。

多年的監管場所行醫經驗,讓他感覺到李某患得是心病。于是,他干脆搬了個小凳子坐在李某對面,和其拉起了家常,聊父母、聊孩子。

“王大夫,你別說了……”1個小時,李某慢慢低下了頭,主動承認自己是想裝病得到提前解除強戒的機會。

“三分靠醫治、七分靠療心。”王秉立說,當一名醫生不易,做一名監管場所的醫務民警更不易。面對戒毒人員這一身體和心理雙重受毒品侵蝕得特殊群體,醫務民警不僅要及時對患病戒毒人員進行診治,還要身兼數職,做好場所安全穩定工作。

開不出去的處方

“秉立,你這個大夫怎么連自己的病也看不好啊?就不能給自己開個方子?”看到他滿是紅疙瘩的臉,有同事和他開玩笑。

“這方子不好開,休息不好沒辦法啊。你今天感覺怎么樣了?血壓還高不?”王秉立笑了笑,反倒關心起了同事的病情。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他和很多同事從大年初三到現在只在家休息了5天,其余時間不是在封閉備勤,就是在封閉執勤。他不僅要承擔戒毒人員地救治任務,還要做好民警的保健醫生。

“血壓基本穩定了,注意飲食,按時吃藥。等疫情結束,讓單位給你開個休假一個月、在家陪老婆娃娃的‘處方’,你這病就徹底好了。”給同事量完血壓,王秉立和他開起了玩笑。

“作為醫生,要有醫術、有仁心;作為警察,得有擔當,有執行力;作為共產黨員,得時刻沖在前面,做好表率;作為人夫、人父,能好好陪陪家人,是我和同事們最美好的愿望。”談及如何看待封閉執勤,以及疫情結束后有什么心愿,王秉立如此說。

本報通訊員張佳駿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nba球队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 北京快乐8是正规彩票吗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 官方app下载 蒙古11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江西快3正规平台 七乐彩2020 每日股票指数 广西快乐十分平台代理 旺彩超级大乐透下载 2011年上证指数 河南泳坛夺金481免费下载 香港鸿运两肖四码论坛 贵州快3开奖查询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