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城市建設 >正文

探究石樓攻堅——深度貧困縣脫貧實踐一線調查

發布日期:2020-04-30 13:59
0

石樓縣黃河奇灣景觀。高虎應攝

數據來源:綜合人民日報及新華社報道

編者按:“到2020年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是黨中央向全國人民作出的鄭重承諾,必須如期實現”。今年是脫貧攻堅決戰決勝之年,剩余脫貧任務從數字上看不算多,卻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必須拿出決戰決勝的態度和舉措,確保深度貧困縣全部如期脫貧。

為堅決打贏深度貧困縣脫貧攻堅戰,各地干部群眾鉚足干勁,扶貧產業鏈條加快延伸,兜底保障網越織越密……為此,本報記者數次走進山西省呂梁市石樓縣,駐村調研,實地走訪,探究石樓如何攻克最后的貧困堡壘。

谷雨前后,村民們忙著種瓜點豆。在山西省呂梁市石樓縣前山鄉不遠處,黃河奮力甩出一個“U”形灣,河岸兩旁的絕壁,在千百年來風削水刻的作用下,像被鬼斧齊整切下一般,堅毅挺立著。今年雨水充足,前山鄉賀家洼村的人們,看到了豐收的希望……

石樓位于呂梁山西麓,背靠黃河。地名的由來,有“通天山石疊如樓”的說法。前些年,當地生態環境發生變化,一方水土難養一方人,石樓一度陷入生態和貧困互為因果的惡性循環。全縣12萬人,2014年貧困發生率接近50%,相對于呂梁這個集中連片特困區,可謂“困中之困”。這樣一個工業基礎近乎零的老區縣,如何擺脫貧困?為此,記者深入一線調查。

產品不放松,高品質嚴要求

“創業路不好走,究竟咋樣能做成”

在4月8日石樓縣舉行的青年創業項目評選會上,已是評委的張云感慨萬千……一個念頭反復沖擊著他:“創業路不好走,究竟咋樣能做成?”

回望走過的路,曾經的歷練化為當下開拓前行的底氣。幾個月前,張云領銜的“一碗粥道”剛拿下4000萬元的訂單。他說,創業項目這么多,自己能撐下來太過幸運,沒有理由不去帶動更多的人攻堅克難。

他記得:三年前的自己,剛過而立之年,頭發就“一把一把掉”。本想做點紅棗收購和碾米加工,場地建了一小半,投入100多萬元后,合伙人撤了資。干吧,資金不足;不干吧,砸進去的錢半點響動都沒聽著……

他依然清楚記得:兩年前的一個晚上,當時團中央剛來石樓包點扶貧的工作隊隊長孟利和他碰撞出了“火花”。孟利是個坦率人:“你看看碾米企業在呂梁有多少個?粗加工企業能活下來的又有幾個?”張云大腿一拍:“我也犯嘀咕,同行競爭的事,咱不能干!”

說這話時,張云心里已經有了主意。面對這個新來的工作隊隊長,他毫無保留:“我在超市站了兩個鐘頭,發現谷類精細深加工產品有9個人過來買,一買就是幾百塊。我想入這行。”幾個晚上的交流后,孟利幫他拍了板,“一碗粥道”就此問世。

這一場春雨,把黃土地的綠意徹底澆了出來。沿著國道拐進一條山路,開上彎彎曲曲的半山腰,張云的小雜糧精細加工廠便藏身于此。和最初的窘迫不同,扶貧隊先后協調周轉金、集體資金近200萬元,“可解了燃眉之急”。加上消費扶貧返還的資金,張云短時間內擺脫了欠賬困擾。

“除了直播帶貨,我去年還上了綜藝節目,現在每天都有上百單。”張云摸著腦袋嘿嘿笑著,黃土人的憨厚寫在臉上:“沾了扶貧隊的光,給我介紹了幾個大客戶。”

跟著直接“沾光”的還有村民們。46歲的裴溝鄉楊家坡村民靳鳳明現在幫張云收雜糧,“從貧困戶手里收,單價比外面高。”靳鳳明翻遍了周邊鄉鎮的庫存:縣里26萬畝紅棗和10萬畝小米,就像“閃著光”的寶庫。

時下的主力產品有核桃黑芝麻黑豆粉、紅豆薏米粉等,至少三四十元一盒,但產能一天只有2000多盒,這和張云堅持不愿意用更便宜、產能更高的膨化工藝有關。“膨化工藝生產的產品營養成分少了很多。”張云說,他們堅持用低溫烘焙,還用更健康的鋁膜包裝。

張云始終牢記孟利說的一句話:哪怕只有一條生產線,也不能放松品質要求。

問號變冒號,貧困戶上了道

“同樣是種地,差距咋這么大”

黃河邊的盤山路崎嶇復雜,即便是熟路的“老司機”,開起車來也得十分小心。這條復雜的山路,仿佛阻隔了縣城和外面的世界。

64歲的貧困戶曹海燕住在縣里,干起活來氣力充沛。三年前種的花椒樹已有齊腰高,休息時,曹海燕會用手撥弄枝上的嫩芽。不遠處,成群干枯的老棗樹立在山河間。黃土地和黃河,見證著一茬茬新生與逝去的交替。

過去的石樓紅棗連片種植,隨著近年價格一路下行,賣價都趕不上運輸成本,產業化、規模化反而導致“尾大不掉”,種植結構的調整迫在眉睫……

劉彩紅不知不覺走進了這個轉折。18歲離家的她,干過保姆、擺過地攤,后來靠著服裝生意在省城立足。近年來,電商對實體店沖擊較大,她又萌生了轉行的想法。2017年,她去陜西轉了轉,“我們種紅棗,人家種花椒,同樣是種地,收入差距咋這么大?”隨后在老家召開的引才懇談會上,劉彩紅回鄉創業的激情被點燃了:詳細了解過花椒產業后,她覺得這個活,能干成。

問號成了冒號,劉彩紅風風火火上了道。在村里流轉了350畝地,“黃河興農合作社”掛牌成立。她住回了三眼窯洞,炕頭墊個紅毯子,棗枝在灶下噼里啪啦作響。天天上山爬塬,她30多萬元的吉普車被剮得面目全非。創業的艱苦才剛剛開始……

真正的難,還在種植。“有些跟頭必須要栽過才知道。”2018年頭一年,她按學來的方法“大苗栽水地、小苗栽旱地”,結果小苗全軍覆沒。“小環境很重要,同一個村坡地和梯田地的栽法也不一樣。”幾年摸爬滾打,劉彩紅儼然成了專家:從完善上下游入手,不僅建立起無刺花椒苗基地,還與研究院所合作,嘗試生產花椒藥膏、泡腳料等高附加值產品。

“現在的花椒價格好,盛果期畝產達200多斤,能賣8000元。”劉彩紅帶動了38個貧困戶,曹海燕就按畝承包著10畝花椒栽種和管護,每年跟著干5個月,“能掙個一萬四、五”。在“女漢子”劉彩紅的帶動下,前山鄉已推動1萬畝地轉種花椒。

供給側發力,“零工業”成優勢

“貧窮但不消極,缺錢但有辦法”

產業扶貧是脫貧的重要抓手,而返鄉創業的人則成了產業扶貧的鲇魚。他們有資金、有整合能力,也有回報鄉親的熱忱。孟利說,抓住了牛鼻子,就抓住了脫貧的關鍵。

越來越多的人回來了。當地優秀返鄉青年項目就有20多個,撬動了2000多萬元的資金總量。“石樓很小,是產業小縣、人口小縣,但石樓又很大,能裝下所有青年回鄉創業的夢想。”孟利等人發揮團中央駐村工作隊的組織優勢,在品牌、資金、電商培訓等方面下了大力氣,幫助回鄉青年實現夢想。

最近回來的房元鋒想打造一個“小生態圈”。他在自己流轉的山地上,重建了高標準的民宿窯洞,菜地里應有盡有,周邊還養了700只雞。房元鋒精準把握著“1畝60只”的自然承載臨界值……“等民宿成型了,小生態圈建好了,雞蛋過關了,周邊貧困百姓都能跟著掙到錢了,自己也能脫貧致富。”

高品質、深加工、產業鏈,這些關鍵詞成為石樓脫貧的良方。“用生態康養的發展理念來看,綠水青山和優質小雜糧反而成全了這片‘凈土’的后發優勢。”石樓縣委書記油曉峰說。

“貧窮但不消極,缺錢但有辦法”。這些青年們可能沒意識到,在他們參與脫貧和創業的過程中,也悄然進行著對石樓農業生產端的供給側改革。

石樓脫貧了,貧困發生率從54.76%下降到0.31%,林草覆蓋率達46%。“鄉村振興的格局也像‘鋪路’,扶貧工作落到實處,脫貧致富也就水到渠成。”油曉峰說。(記者 喬 棟)

本文來源:人民日報編輯:張倩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nba球队